海上书画院
~我看画家~
风度翩翩的谦谦才子
来源:上海海上书画院 | 作者:方圆 | 发布时间: 2019-04-05 | 223 次浏览 | 分享到:
记海派书法家江理平先生

 

南朝书家王僧虔在《笔意赞》中说:“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其所强调的是神采高于形质,形质是神采赖以存在的前提和基础,形神兼备,书法艺术方可体现其点、画、线条及其空间组合的总体和谐。海派书法家江理平先生用其一生抒写书法性灵、追求艺术神采,逐渐契入了精神慰籍与审美品格的最高境界。


青少年时,理平先生便拜陈志振先生学习书法,拜王青之先生学习山水。后又叩陆俨少、朱屺瞻、谢之光门庭,亲炙大师们的熏染。在得益于名师大家的指点之后,理平先生从隶楷入手,临帖读碑,学褚遂良、学颜真卿、学欧阳询、学虞世南等。用功尤勤,书艺日进,书法作品渐渐透出静中含动、平中见奇、拙中藏秀、笔断意连之情趣。


书法是反映生命的艺术,人的喜怒哀乐这些内心情感也能在中国书法中表现出来。如果把写字比喻为小学的识字阶段,要求把字写得准确平正的话,那么,书法则是作家将字词构成一篇令人赏心悦目、表达内心情感的文章或诗词。当代书家白蕉先生有一句话:学习的标准,可以作为欣赏的标准。因此,理平先生在几十年的书法习作中非常注重书法欣赏。通过对优秀书法作品的品评、研究、分析与比较,掌握各种书体的基本规律,领略其中蕴含的特点,来不断提升对书法美的感受能力。理平先生曾说:书法也如其它艺术一样,是人类社会生活的产物,它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它与各种意识形态,如哲学、宗教、历史、道德等有密切联系;它还与其它学科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如文字学、鉴定学、心理学、民俗学、美学及音乐绘画等门类互相交融、互相借鉴。所以,对书法的鉴赏,越是知识丰富、阅历广博,对作品的认识与理解就越深刻,得出的评价和结论就越中肯准确,对自身书法水平的促进和影响也就越大。


刘勰在《文心雕龙》中有言:观千剑而后识器,操千曲而后晓声。意思是你对众多的剑器有鉴赏的经历,自然就能辨识其优劣;你会弹奏多种曲调也就懂得了音律。书法也与其他艺术门类相同,先要能够鉴赏,循序渐进、触类旁通,并不断进行书法创作的实践,而后便能逐渐契入书学的无穷妙境。书法中神采的获得,一方面依赖于创作技巧的精熟;另一方面,也要求创作者心态恬淡自如,创作过程中心手双畅、物我两忘。理平先生经过几十年的书法磨砺,练就了一身好书艺。同时他身上还散发着一种艺术家的真情至性与艺术修养,一种风度翩翩的平静与恬淡。这种恬淡,正如他笔下的唐诗宋词,也如他描绘的六月荷风,那正楷、那隶书、那狂草,那阳光下绿叶的烟有似无的幽幽情境便托出了一位温文尔雅的谦谦才子。


理平先生还是一位并重、感性与理性结合的书画家。他笔下的山层层叠叠,高耸但清濯、淡雅,山间细烟如影、如雾,山脚下的房子隐约于清风明月的溪流旁。他笔下的扇面,水从天际尽头袅袅而来,愈近愈白,是瀑布遥挂,亦是溪流潺潺。松壑苇涂之间欢快地唱着清爽的歌,题款说溪山静远,但近瞧远观分明有吴兴清远的闲散曼妙。理平先生由书画而悟修身养性,终而到达了平静恬淡的艺术境界。


书法本身可以说是“既单纯又复杂”,它单纯到仅以黑白两色的变化和调度去征服欣赏者,但其本身又“复杂”得是一个变化多维的结构。理平先生灵活地驾驭着毛笔,完美地追求着书法境界的立体感、力量感与节奏感,他将变化多维的书法造型构成了一个洒脱空灵、优美雅致的书法世界。理平先生以其严谨的创作态度、高超的艺术技巧、宁静典雅的艺术风格,受到了收藏家与艺术爱好者的喜爱。在那万物澄澈的书画世界里,理平先生在彼岸、在远方、在心中营构着一个属于自己的理想艺术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