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书画院
~我看画家~
超凡脱俗“顾牡丹”
来源:上海海上书画院 | 作者:方圆 | 发布时间: 2019-04-05 | 169 次浏览 | 分享到:
记花鸟画家顾月丽女士

 

明朝袁宏道有诗云:“三春花鸟犹堪赏,千古文章只自知”。中国花鸟画是中国传统的三大画科之一,它集中体现了中国人与作为审美客体的自然生物的审美关系,具有较强的抒情性。沪上花鸟画家顾月丽女士自创女性刚柔亮丽的花鸟风格,色彩明艳、格调清雅,既有岭南之神韵,又有海上之风骨,极具时代气息,而其白牡丹尤为一绝,深受众人的喜爱与追捧。

月丽女士出生于书香门第,自小因受父母及家庭环境的熏陶,对丹青尤其感兴趣。特别是庭院中花花草草及蝶飞鸟鸣,在她幼小的心灵中铭刻了不可淡忘的记忆,种下了艺术的种子,对花鸟产生了特殊的感情,而后终生喜爱上了花鸟画创作。月丽女士二十岁从美校毕业,在繁忙的工艺美术设计工作之余,经常通宵达旦地作画,陶冶情操,陶醉心灵,从而获得精神上无限的愉悦和至高享受。在酷暑的夏天,在严寒的冬日,在文化受浩劫,文明遭践踏的年代,月丽女士始终对艺术一往情深。她到全国各地去写生,记录下祖国河山的美貌与胜境,她感受着大自然的花影和鸟唱,她的许多佳作都来源于那个时期的灵感。

月丽女士师从岭南画派大家黄幻吾先生,专攻岭南花鸟兼学西画,并接受严格的美术教育。后又学习国画大师张大壮,唐云,赵少昂的绘画,吸收其精髓,悟道其精华,打下了扎实的功底。她吸纳传统,古为今用;她融合中西,洋为中用,从而绘制出色彩斑斓、艳而不俗,具有现代时尚又超越自然的上品。月丽女士给人的印象聪颖和善、落落大方,豪气不让须眉,但不失大家闺范。见她铺展宣纸、研磨沾色、举笔龙飞凤舞时,几十年的功力顿时在笔端流泻、在纸上飘动,渐渐地进入了物我融情、天人合一的境界,缓缓地晕化出千姿百态、万紫千红、富有生命、富有灵魂的姚黄魏紫,纯净而高贵,虚幻又典雅。

牡丹花属芍药科,雍容富贵,花硕大而美艳,色斑斓而多彩,被称誉为花王,人们常把牡丹看作是人类和平、幸福、繁华与富足的象征。自古以来,牡丹是中国花鸟画家表现最多的题材之一。诗云:“何人不爱牡丹,占断城中好物华。疑是洛川神女作,千娇万态破朝霞”。月丽女士创作的一幅幅牡丹花在宣纸上慢慢绽放,只要你凝神一瞥,就会被这牡丹仙子的圣水洗净凡心,而超凡脱俗地飘飞起来。大俗却又大美的神品不得不让你折服,难怪沪上人士纷纷给予月丽女士“顾牡丹”之典雅称号。

月丽女士不但擅长画花、鸟、草虫的题材,对鱼画也情有独钟。因其有着极高的写生基础,故鱼的外形画的也惟妙惟肖。又将泼色与撞粉、撞色的技法运用其中,细节显得浑融模糊,起到了“外工而内意”、“外精而内粗”的工、意结合的效果。历代画鱼者无数,当今的鱼画也充塞市场,但大多为画鱼而画鱼,匠气太重,缺乏灵气、缺少韵味、缺失思想。月丽女士的《鱼乐图》意境深邃,寄托悠远。朦胧的月光真实又虚幻地在水雾间滑动,数点星光在水天之间闪闪烁烁,摇曳的柳条摆弄着婀娜的身姿,二三游鱼散漫而悠闲地怡然自得,在这无水之水的宣纸上游动的是锦鲤鱼中的极品,它们或神态专注或嬉闹追逐或沉思望远,水藻飘飘,春水融融,一派祥和宁静的景象。

月丽女士在四十多年艺术生涯中不断实践、不断探索,通过精细不等、刚柔相济、急缓有致的线条充分表现着物象的质感与动感。她用神妙的笔墨赋予花鸟再生的灵魂,使它们的形体明净高贵,体色艳丽鲜亮,体态优雅飘忽,从而表达了自己自由的想象和不羁的思想,引领着人们进入宁静、安详而快乐的境界。观其作品,墨彩交融,纵笔放浪,虚实相间,呈现出浓郁浪漫的迷幻诗境,大有“笔所未到气已吞”之意象,让人如梦如幻,如痴如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