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书画院
画家的故事
  • 郑板桥的“六分半书”与《兰竹图》

    郑板桥的“六分半书”与《兰竹图》

    曾祖父王松云,在清末作为江南的能工巧匠进京修筑皇宫而有功,得到了宫中的赏赐,其中有一件是郑板桥的画。祖父也收藏了许多古玩与字画,在我少不更事的时期,我总跟在祖父身后,帮他在厅堂里挂画收画。祖父走了,家中的古玩与书画也随着分家产而分家。记得有一次,我在伯伯家看到一幅古色古香的立轴糊在菜橱上,但我那时根本不懂这是珍宝。在文革抄家时郑板桥的画也给劫去了,文革结束,几经交涉,其余东西都归还了,唯独许多书画作品,包括郑板桥的画都没有归还,从而我对扬州八怪的郑板桥记忆深刻。【详细】

    2019-03-27

  • 铮铮傲骨话八大

    铮铮傲骨话八大

    在中国美术史中,尤其在中国绘画发展史上,不管山水画还是花鸟画,八大山人的这个名号是不能绕过、是必须重笔描述的。他的作品不但中国人喜爱,海外各国人士也都在研究、追捧,所以他创造的艺术是属于全世界。【详细】

    2019-03-26

  • 赵孟頫的《水村图》

    赵孟頫的《水村图》

    一坡斜岸,苍老与繁茂的林木交相辉映,几枝疏竹,凌风吟咏出轻轻的天籁,三五农舍、参差篱墙,掩映于稀柳丛草之中,远山在烟云间飘忽,近滩在水波里涨落,一派安静闲逸的桃源情调,空气澄明,天高水阔,涟漪泛起了淡淡的遐思,魂魄在山水中穿梭,一叶小舟在水村间荡漾,舟上的人是谁已难分辨,只感觉自己被七百年前的江南水乡的古风徐徐吹拂,飘飘然沉入了一片水墨晕染之中,忘却了自己是在人山人海的上海博物馆“晋唐宋元书画国宝展”赵孟頫的《水村图》前。【详细】

    2019-03-25

  • 张择端盛衰之世的《清明上河图》

    张择端盛衰之世的《清明上河图》

    上海世博会中国馆内, 一幅高六米, 长一百多米的《清明上河图》,在一条幽深而暗淡的长廊中展开。这是根据北宋末年张择端的长卷《清明上河图》再创作的电子动态版,画中的人物会动,车马、驴队会行走,鸟会鸣叫,水会流动,还有昼夜更替,白天出现人物691名,夜晚出现人物377名,整个活动画面以4分钟为一个周期,周而复始,演绎着宋徽宗时期都城汴梁清明时节城郊与街市的景象。在屏幕前观看的人不是很多,但嘈杂声、喧哗声不绝于耳,让人心烦意乱,难于入静入游;还有那光怪陆离、五彩缤纷的顶棚与地面,我那仅有的一丝欣赏艺术的意趣也荡然无存了。【详细】

    2019-03-24

  • 张萱的《虢国夫人游春图》

    张萱的《虢国夫人游春图》

    在一次画家雅集时,我与颐君谈得很投缘,我们谈到唐代仕女画时,他从包中拿出了一幅绢本的《虢国夫人游春图》,看了画后我先是一惊,这画跟辽博张萱的《虢国夫人游春图》的宋摹本一模一样(这是中国历代传世十大名画之一《唐宫仕女图》中的一幅),价值连城,后经颐君解释才得知,这幅画是他临摹的,他其实已为故宫博物馆临摹古画数百幅了。看了他的这幅画,你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当之无愧的“临摹大家”。【详细】

    2019-03-23

  • 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

    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

    在美术馆,在博物馆,看了无数次的中国历代绘画展,眼前总显得黑糊糊、灰茫茫的一片,外国人调侃说我们中国画家都患有色盲症。已忘了何时何地,在一次不经意的浏览中,一幅青绿长卷显现在我的眼前,让我心潮荡漾起来。【详细】

    2019-03-22